首页 > 新闻 > 滚动资讯 > 正文

父亲

2018-11-09 10:06:03 来源:达州在线
分享到:

  父亲已经苍老,曾经坚实挺直的脊背如今已如弓般弯曲,零乱斑白的双鬓尤如破败的棉絮,额头上蚯突的皱纹似纵横交错的沟壑。但父亲耳聪目明,步履敏捷,粗糙的大手依然厚实有力。

  父亲的命运坎坷多舛。2岁就失去了母亲,5个嗷嗷待哺孩子让老实巴交的爷爷犯难了,为了让年纪最小的父亲不饿饭,爷爷不得不把父亲送给了我的二姑婆抚养。二姑婆和二姑爷是一对非常淳朴、善良的夫妇,他们把父亲当亲生儿子一般抚养,供父亲上学,父亲也很听话懂事,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可惜好景不长,“四清”运动开始,二姑爷因为家庭成份的问题,子女也受到打压。为了让父亲免遭成份的苦难,二姑爷又忍痛地把父亲送还给了爷爷,并再三叮嘱爷爷一定要送父亲继续读书。面对一贫如洗的家境,爷爷和父亲都没有再提读书的事,这也成了父亲一生无法忘怀的痛。

  从我懂事起,父亲就十分关心我和弟弟的学习。无论白天他有多劳累,只要一收工,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我们的作业。读小学时,他还能指导我们,上中学后,渐渐力不从心,但他常常陪我们写作业到很晚。“黄荆棍下出好人,不打不成材”是父亲教育我们的最有效办法。只要我和弟弟考试成绩差了,一顿“棒炒肉丝”是免不了的,还要写一份“检讨书”,类似于“考试总结、反思”之类,写得不深刻过不了关,这件事比挨打更难受,小小年纪那里会反思呢。那时,我总在想别人的爸爸怎么那么好,从不打孩子,也不逼孩子学习,我们的爸爸为什么那么狠呢,难道我们不是他亲生的?直到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父亲是把他未实现的梦想强加在我们的身上,他希望我们能通过读书跳出农门,走出老家那座苍茫的大山,成为有作为的人。

  父亲善良、纯朴,用母亲的话说简直是老实过了头。父亲是一位裁缝,在我很小的时候,每天都有很多乡邻来我家找父亲缝缝补补。父亲经常一忙活就是大半天,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也要把当天的事做完,往往补一大堆旧衣服只收人家一点材料费,中午还要让母亲做上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呼客人。母亲总是笑着说:“我家的好吃的全是拿来招呼缝补衣服的客人的。”平时我们家的生活十分节俭,只有家里来客人时才吃得好一点。那时,年幼的我不懂事,总是埋怨父母:“你们把好吃的藏起来给别人吃都不愿给我们吃,偏心。”父亲听了总是摸着我的头说:“傻闺女,天下哪有不爱孩子的父母,乡里乡亲帮点忙,吃顿饭,别人会记着,或许有一天我们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哇。”

  从我到县城读师范,弟弟上中学后,家里的经济愈发窘困,常常入不敷出。不得已,父亲只好背井离乡跟随打工的浪潮外出打工。临近过年的那几天,到村口等待打工归来的父亲就成为我和弟弟最期盼的事。父亲总会在某天天快黑时到家,牵着我和弟弟的手往回走时,我总会天真地想:父亲要是天天都能和我们在一起,那该多幸福。

  我参加工作后,弟弟也到城里念高中,母亲在县城找了一份帮店的工作,就近照顾我们姐弟俩。父亲依旧在外打工,加上我的工资收入,一家人的日子也就渐渐地好了起来。但父亲照样一年只回来一次,那时,我经常在想:要是我有用一点,父亲也就不用年年外出,辛苦奔波了。

  去年,我把父母接到家里来过年,并带他们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因为吸烟,父亲的肺部长了一块囊肿,医生说只是小问题,不过要好好修养,戒烟并注意饮食。回家的路上,我望着父亲那佝偻的背影,禁不住眼里流出了泪水,挽着他的手说:“爸,你一定要保重身体,你还没有享女儿的福呢!”

  可是如今,父母还在外打工挣钱,操心完女儿,还要操心儿子。都说儿女是父母前世欠下的债,这话一点不假,我们做儿女的对待父母哪怕只有父母对待儿女的十分之一,那父母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父母了!

  达城的夜已阑珊,透过窗口,街上到处霓虹闪烁,儿子调皮地在我身边跑来跑去。忽然间,我想起了远方的父母,他们吃过晚饭了吗?吃得好吗?父亲腰痛的老毛病好些不?

我要投稿 免责声明
分享到:

频道精选

下一篇

深秋帖

© 达州在线版权所有
广元新闻巴中新闻达州在线绵阳在线四川资讯网凉山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