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滚动资讯 > 正文

故乡只是一个失去温度的词

2018-11-09 10:04:16 来源:达州在线
分享到:

  回乡组诗——

  锣鼓冲,我关节疼痛的回响

  出城往北,十里外

  锣鼓冲被山和雾阻隔

  浅浅的山和薄薄的雾经过弯曲的故事

  怀抱冲底那些向死而生的人们

  也守望着四处散去的子弟

  我在那里接了十七年的雨水和花香

  我也在这里尝过了艾草和核桃的味道

  她指给我太阳升起的位置

  也留给我一树海棠

  依然有南风从这里吹向北

  吹醒我的万花筒和欢呼雀跃

  父母在这里开荒垦地

  我们从这里退耕还林

  那些移民的故事和闪烁的碑诔

  成了我近年关节疼痛的回响

  是的,我对这里深信不疑

  她在我眼里植入灯盏

  也在我心中铺满温暖

  我想抱着她大哭一场

  却被如芒的荆棘扎得晕头转向

  那些和我一同爬坡,一起濯洗小溪的野花

  被定格,被分流,被质疑从哪里来

  又去向了何方

  我必须借助夜色才能打开她的神秘

  借助一场大雨来复制旧时的亲密

  来来去去的这些年

  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是祖坟上的青烟

  在我耳边如母亲呼唤的,只有祭奠的满天霞光

  田鼠和青蛙离我而去

  听着风味独特的英伦摇滚回来

  这与当年唱着《风雨兼程》出发的情形大不相同

  弯弯的山道窄出了新的弧度

  峡谷和杂草比赛谁更幽深

  粗陋的四方桌,藏糖果的大柜子

  醋瓶、缺角坛和生了虫的豆角排着整齐的队列

  等待检阅,也期待抚慰

  炊烟和小伙伴都在远方,那些梦想都还给了神

  我抱着傻笑的蛛网泪如雨下

  持续推进的改革开放,正在进行的脱贫攻坚

  都没有听懂你紧紧拥抱的故事

  旧墙壁若无其事锁定我的幼年

  许久没洗澡的鹅卵石慵懒得不肯翻身

  我原来居住的房子长满了南风和锈色

  裸露的屋檐还照顾着我带不走的那些花儿

  我很抱歉,在往返的路上

  不小心丢掉了你的琴弓和锄头

  后来的后来,故乡就只是一个失去温度的词

  我想找一缕烟火为你点亮照路的灯笼

  我想抡起铁锹掘开你倔强的哭声

  然而,我温暖过的钥匙和冻伤的檐角

  仅仅给我留下一声虚弱的咳嗽

  半边残瓦躲在寒霜里一声不吭

  田鼠和青蛙离我而去

  蟋蟀扯开嗓子想喊醒更高的星辰

  却震落一捧灰尘,盖住了你在人世间沧桑的模样

  吹去灰尘,它们面色寡黄

  一块背风的地方

  毛毛虫爬上香案,朝神位挺直了浑圆的肚皮

  这方准备供奉王侯、贵胄的台子

  还撰写着20年前的虔诚

  和祖坟上耕读传家的图案来自同一组基因

  恩仇不在,神位已远

  救赎这烟火的方案,藏在城市的文件柜

  但指标是空的

  摇摆不定的信仰,鸟和鱼类都在逃离

  我从老屋掏出两把丝线,四沓信件

  吹去灰尘,它们面色寡黄

  凹凸不平的流年不肯停留

  我凝固的村庄浑身冰凉

  村口的麻柳树成为吞吐日月的怪兽

  我清楚的看见它吞掉了灰青的屋顶和滚滚稻浪

  吐出浓于寒霜的冷寂

  暮色从背后掏出我的叹息

  我仓皇逃离,脚步踉跄

我要投稿 免责声明
分享到:

频道精选

下一篇

土地的命

© 达州在线版权所有
广元新闻巴中新闻达州在线绵阳在线四川资讯网凉山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