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 > 公益慈善 > 正文

“先上车后买票”恶性循环下的环保命题

2017-03-21 11:13:12 来源: 达州在线
分享到:
  6月14日,在国家环保部宣布叫停华电集团鲁地拉水电站三天之后,赶到现场的记者看到,水电站的施工并没有停下来,金沙江水也已经被引入了导流明渠,河床和两岸山体都成为了工地。同时,两大国家电力集团,高达几百亿的投资,在国家环保部已经宣布叫停的情况下,本周,金沙江上的鲁地拉水电站、龙开口水电站,施工都在加班加点地进行。(CCTV《新闻周刊》6月21日)
  华能华电金沙江水电站项目被叫停后仍在施工不是个孤立的事例。华电鲁地拉公司安全技术部主任张湘涛说,“从来没有听说过环评没有通过而下马的大坝”,这也印证了“先上车后买票”的恶性循环,对环境保护来说,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这种恶性循环有多严重?有数字为证,2008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环评法执法检查报告显示,许多地方和部门存在未批先建、批小建大、未评先批等现象,一些地方甚至用红头文件为此保驾护航,仅2007年,全国就清理出51件与环评法有关规定不相符合的地方性文件。而环保部对2008年省、地市级审批的118个建设项目进行抽查,结果违法率高达24%。
  长期以来,地方政府由于受经济指标至上的政绩观的影响,在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二者关系的认识上陷入误区,人为对立了二者的关系。有些地方政府不惜以资源的过度消耗来促进经济的增长,经济发展中只求数量,而忽视了经济发展的质量和效益,更有甚者干脆直接充当保护伞,成了环境违法行为的挡箭牌。
  “先上车后买票”的恶性循环,让我们看到的是制度短板是执法力量微弱和处理手段过“软”。执法力量不足,公众早已熟悉,而手段“软”,主要体现在环境处罚的主要手段只是罚款,而就连唯一的处罚手段,其可以处罚的数额也受到很大的限制,导致罚款大多远远低于污染治理成本。如我国环境立法对罚款大都规定了一个上限,如《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只规定为50万元。在这种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的畸形状态下,多数企业往往宁愿选择缴纳罚款也不愿意建设污染治理设施来整治污染。据此,有关部门曾统计,我国环境违法成本平均不及治理成本的10%,不及危害代价的2%。
  许多地区不惜采取高消耗、高污染的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方式来发展本地的经济。近年来,沿海地区产业升级,大量的污染企业转移到了中西部地区,往往造成污染物的地区变相转嫁问题。据报道,江西、安徽两省一些地区,为了赶上这一波产业升级的大潮,招商引资心切,不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降低环保门槛,或项目来经环境影响评价就上马建设,或环评报告流于形式,反而成为污染企业的遮羞布。
  在这样的态势下,我们看到的是环保部门的无力现状。综合世界银行、中科院和环保总局的测算,我国每年因环境污染造成的损失约占GDP的10%左右。环境问题的产生是由于公共利益、整体利益、长远利益缺乏保护而造成的,因此,“先上车后买票”的恶性循环是我们不得不尴尬面对的社会命题,而不仅仅与环保部门有关。
 
 
我要投稿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达州在线版权所有
广元新闻巴中新闻达州在线绵阳在线四川资讯网凉山新闻网